Syomon

himehina甜饼翻译x2/mtpz成人向废料x1 被锁了只要不嫌弃有需要随便私信~
翻译低产出,自娱自乐,喜欢会很开心,不喜可随时取关(:3」∠)也欢迎小窗分享想看的内容,感兴趣会抽时间尽可能翻译出来!

【结界组】『幻想の結界・安寧』卡面剧情翻译

这张卡的结界组又是大型yygq对线现场ww

渣翻了下两个卡面剧情。原文放在最后了,如果有问题请务必指出。 : 



灵梦迅速地退治了妖怪,然后决定向那位结界负责人牢骚几句。

「你这家伙就不能好好挑选下从外面世界来的妖怪吗?」

「哈哈,幻想乡可是能包容接受任何人和事物的。」

灵梦瞪着紫。紫始终保持着她几乎万年不变的可疑笑容,对此毫无办法的灵梦深深地叹了口气。

越过结界进入到幻想乡的存在中,有被期望的,也有不被期望的。

其中,没有通过「幻想入」而进入幻想乡、以及认定为会严重扰乱秩序的对象同样会被退治。


「不让那些没用的家伙跨过这道门槛不就好了,真想好好追究你这家主的责任啊。」

「有些事物啊,不去招待招待他们是无法得知的。而且不请自来的客人,能意外地跟他们搞好关系也说不定。」

本身幻想乡中就四处充斥着骚动的苗头了,因此灵梦还是希望紫至少能挑选一下这些外来之客。

尽管这位名为紫的大妖怪,对于幻想乡的爱的确是真的。

但这位大妖怪有时作为可疑骚动的幕后,又或者对大事件的真相故意保持沉默,也同样是事实。

也就是说完全不能相信她。归根结底,妖怪始终是妖怪。


「那求求你至少放点有用的家伙进来好不好。」

「有用的啊……我说,怎样的孩子过来才会让灵梦感到开心呢?」

「懂礼貌有信仰、并且会好好带着香火钱来的参拜客。」


「……灵梦你啊,能否有点身为幻想乡的博丽的巫女的自觉呢?」

「紫,你也一样。既然自称为幻想乡的贤者,你更应该有自觉。」

彼此的视线交织在一起。一阵尴尬的沉默,两人又都将视线移开。这时候,夜晚的冷风嗖地袭来。

……温暖的被窝还在神社等着我,从明天开始再努力工作吧。灵梦这样想着。




灵梦在确认了幻想乡没有结界裂缝后,察觉到了那位偷窥狂的气息。

「要不要在我的神社也拉起来个强力的结界呢,最好除参拜客以外谁都不能进来。」她故意这样说。

「明明平时来神社的人连一个都没有,竟然还有那个余裕挑选进入的对象?」

没礼貌的大妖怪倏地从隙间出现,呵呵呵地笑着说道。


「难道不是因为我这神社妖怪遍布,参拜客才不把它作为参拜地点吗?困扰的不是我吗?」

这里只有越来越多逗留寄宿的妖怪,以及根本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妖怪访客们。人类访客的最后一次造访,是什么时候的事来着。

要说偶尔造访的几个人类,要么是那个喜欢蘑菇的金发魔法使,再就是别处神社的巫女了。

「不过啊,拉起那种结界的话我可就没法来玩了啊。」


「对你这家伙来说有没有结界都没任何影响吧」

「确实是呢。但要是强力的结界的话……诶……会没事吗……」

「……有什么问题吗?担心起你的妖怪朋友了还是?」


紫或许是在想象那个结界张开的未来,开始小声地笑了起来。

「不,虽说是这样没错。不过我觉得,如果是强力的结界,反而会成为大家的新乐子」

「…………………啊,你这家伙真是!」

隐瞒她什么会被迅速戳穿,防备她便会被轻而易举地践踏,赶走她却偏偏赖着久坐不去,灵梦脑海中浮现的只有那个恼人的面孔。

或许这种结界和守护幻想乡的结界相类似,因为它并不能做到完美保护住一切,无法防住全部。


「我觉得如果你收容任何的人或者妖怪,反而不会招致麻烦事。」

「结果这跟怎么努力都没用干脆放弃吧又有什么区别……」

凛冽的夜风嗖地袭来,灵梦不知为何开始想念起温暖的被窝。

……那么为了迎接和今天一样一切如旧的明天,还是早点睡吧。



------------









My Dear(我的挚爱) - ヒメヒナ(HimeHina) 歌词中文翻译

翻得非常美所以转载一下 ~

XuanRan-:

翻译:XuanRan


校对:こおりZ




甘白い月に食べられたあたしは


Moonlight Star


嗚呼、戯れな水の面の月明かりが


Enlight My Scar


 


被那皎洁的月光覆盖的我宛如那


Moonlight Star(月的星辰)


啊啊,波涛涌动的水面反射的月光


Enlight My Scar(照出我的伤痕)


 


揺蕩う身体の手のひらから


伝わる寒声 海の記憶


死んだり 生んだり


繰り返す波の様な


 


微微颤抖的身躯的手掌心中


传来了寒声 那是海的记忆


时而中断 时而连续


就像翻涌不断的浪花般


 


白い風に吹かれて


あなたを想ってみたよ


しばらく話してないけど


生きていますか?会いたいな


黒い棘(トゲ)に刺されて


あたしは目を瞑ったよ


あの月の様な君が見えた


 


风儿拂过带来白雾


我又再次挂念起你


我们已许久未有过联系


你可仍活于今世?期盼着相遇


被黑色荆棘所刺伤


我合上了双眼


却看见宛若皎月般的你


 


i say


おやすみ My Dear


燃えるようだよ


あたしはずっと あなたをずっと


焦がれるほど待っていたんだ


 


i say(我说)


晚安吧 My Dear(我的挚爱)


我已如火如焚


我将会永远 永远地等待


朝思暮想般地等待着你


 


おやすみ My Dear


忘れないでいて欲しい


思い出はいつも《心(ココ)》に眠る


流れる心は 赤い雫


 


晚安吧 My Dear(我的挚爱)


愿永不会忘记我


回忆将会永远于《心(此处)》里长眠


跳动的心脏内 是鲜红的血液


 


 


夏になれば 二人いつも朝を置いてきぼりにして


はしゃぐ山と海で目一杯笑い合って


叫び合って飛んだ


心を閉じ込めるものは無かった空


空嘯く様にお互いの好きを眠らせて


冬を越えたって凍らない


割れることも無い


恥じらって触れて寝ぼけて繋ぐ手


 


当夏季来到 我们经常不顾时间的流逝


在那山间海上尽情地喧闹嬉戏


向着天空一同呼喊


未有保留诉说全部


也能佯装平静将彼此之间的喜欢埋藏


即便度过寒冬仍不冻结


也未曾分离


那微微触碰到便悄然牵起的双手


 


まどろみ 寄り添い


「大人になったらここを飛び出して どこか夢の国みたいなとこで


少しだけ ちょっとだけ 愛し合えたらいいな」


なんてお伽話したあの日


君は今も覚えてますか?


 


微盹之时 贴近相依


「当我们长大了之后就离开这里 然后在那如同梦境国度的彼方


仅需片刻 即便只有刹那 能够体会相爱就好了」


畅谈着这般童言无忌话语的那天


不知如今你仍否记得?


 


白い陽射しの中で


あなたを見つめていたよ


焼き付いた黒い影


今はどこに?会いたいな


帰るつもりがあるから「行ってきます」って言ったの?


それなら待つよ その時には…


 


我曾在白色日光之下


一直注视着你的身影


可那铭记于心的黑色身影


如今可在哪?多么想相见


你是做好了归来的准备才说的「我出发了」对吧?


那么我会等待 直至你归来…


 


i say


おかえり My Dear


誰も居ないけど


あたしはずっと あなたをずっと


焦がれながら待っていたんだ


 


i say(我说)


欢迎归来 My Dear(我的挚爱)


虽眼前空无一人


我仍会永远 永远地等待


魂牵梦萦地等待着你


 


おかえり My Dear


一緒に眠って欲しい


なんて言えないよ さよならだね


滴る心は 赤い雫


 


欢迎回家 My Dear(我的挚爱)


愿能够伴你入睡


我却说不出口 是该分开了吧


娇嫩的心脏内 是鲜红的血液


 


おねがい My Dear


名前を呼んで


あたしはずっと あなたをずっと


焦がれるほど愛してました


 


拜托了 My Dear(我的挚爱)


说出我的名字


我将会永远 永远地去爱


死心塌地般地去爱你


 


おやすみ My Dear


燃えるようだよ


あたしはずっと あなたをずっと


焦がれるほど待っていたんだ


 


晚安吧 My Dear(我的挚爱)


我已如火如焚


我将会永远 永远地等待


朝思暮想般地等待着你


 


おやすみ My Dear


忘れないでいて欲しい


思い出はいつも《土(ココ)》に眠る


叫んだ心は 赤い雫


 


晚安吧 My Dear(我的挚爱)


愿永不会忘记我


回忆将会永远于《土(此地)》里长眠


呐喊的心脏内 是鲜红的血液


 



【リサゆき】(同人本个汉)(C97)アタシ達の世界

图源、翻译、修嵌:我自己

ハピーバレンタイン!
本如其名,就是一个只属于二人世界的lovelove的故事!
喜欢マルつっこ老师对于リサ情感上不安心态的把握,以及笔下两人望着彼此的眼神。她的本都很少女很好看,建议去买实体本。
有幸参加了BDP9th买到这本C97时候出的本,并且见到了老师本人,真的是超可爱的妹子!(awsl
希望更多人喜欢上リサゆき!(最近ガルパ罗相关的剧情都非常要命

然后,这一次也依旧是手机渣扫...
真的真的万分抱歉,图质量很差,已经尽我所能好好地修了图(ᐡ •̥  ̫ •̥ )‬…也让朋友帮了忙
PS: 因为平时比较忙而且水平有限,所以一直也没多少时间做翻译做汉化,现在因为病毒的关系反而能好好地坐下来整活了。大家都要注意身体呀ᐕ)⁾⁾
废话到此为止啦,望能享受其中!

仅供试阅,请勿转载

300链接

百度云链接  29gb

null

Lsyk R指定翻译

大学同居设定。酒醉的ykn和体力无限(x)的lisa○○的故事

因为没有授权,所以尽量不要二次传播

分享有困难,有需要请私信哦,经常看不到评论

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请私信
不要在评论区求了

【リサゆき】(同人本个汉)幼馴染との時間

图源、翻译、修嵌: 本人

最喜欢リサゆき了!然后!对这种绘本式的本子拒绝不了就果断买下然后做了!是美味的リサゆき某一天的日常!
不理解的地方就是该本人称有点混乱,然后就是怀疑作者在暗自开车(

再一次的手机渣扫,,由于第一次正经修嵌摸爬滚打ps 前面1、2页粗糙一些非常抱歉
没想过修图会这么累...才体会到修嵌人员的难...(つД`)
望看得开心

仅供试阅,请勿转载

300链接
某盘 339q

【342g/さよつぐ】(同人本个汉)さよさんスイッチ

 手机扫描+某p图软件 我太难了..目前没看到这本就自己整了下。

内容是越来越大胆开放的紗夜さん和越来越妻管严的鸫w不愧是君野!很薄,去年的本。大概算是君野的第一本描写面对那种事的342g本吧hhh

仅供试阅,请勿转载

300链接

某盘 d53a

「悪くないと思うわ、、」
从前有只咬人猫,后来被粉红兔吃掉了
( 。-_-。) ( ˃ᆺ˂* )

喜欢趴趴的小领带,非常非常可爱

ps 这个猫猫ykn在bsp接机的时候被aiai指了ww

【リサゆき】(翻译)目覚めはきっと、あなたと二人

渣翻自18年10月7日リサゆき附插画小说合同本『Garnet Melodies』中的第一篇,译文最后附书中插画。不清楚目前还能不能买到这本。
 不知道是否有人翻译过。因水平有限,翻译中可能会有部分语法错误,欢迎随时指正

  

      

  

-

    

   
   
   

目覚めはきっと、あなたと二人

   

文/ 加瀨

   

   

   
   
    

   

那是整个世界渐近绿色季节,透明的水珠抚摸青翠色叶脉的时候。是想要继续享受春眠的我,在微醺的睡意中念念不忘着「薄毯子被收到了哪里呢」的时候。

——友希那就是在这时感冒的。  

星期一这天,往常都会站在房屋前的友希那却并不在那里。

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约定好说每天早上一起去学校,但最近仿佛是串通好那样,两人同时出门的次数很多,这样一起走的情况在无意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对于我而言这是非常令人高兴的事情。即使是心怀着「真不想起床啊」这种念头的某一天,只要友希那在我身边,我就会变得精神充沛。

能和喜欢的人见面,对我来说就是那种程度的原动力了。

  

所以尽管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但现在的我无论如何也不愿让心中引擎就这样熄火。结果在那之后虽 然试着等了友希那五分钟、十分钟,但是玄关始终没有打开。我并不想上课迟到,而且友希那说不定因为有什么事已经先去学校了。所以我姑且只匆忙私信了一下她,然后开始向学校走去。

早晨的太阳光灿烂地倾泻下来,照射着整齐排列着的房屋和喧嚣不断的街道。路旁的林荫树也攒下了满溢的光,发出了令人心情舒畅的沙沙声。今天是一个炫目耀眼的好天气,听说气温还比昨天的高。我一瞬间想到「这样的日子她一定会打着自己最喜欢的遮阳伞吧」,便开始寻找那个本应出现在视线内却又没有出现的她的身影。

明明应该是自己早已习惯的通学路,但还是第一次知道这里竟是这样的广阔。
   
   

「早上好~」
   
 「啊!是リサちー,早上好ー!」
   
   
   
 一进入教室,就看到了ヒナ精神饱满地对我挥着手。虽然紗夜之前一直说ヒナ像猫一样,但她这样挥手打招呼又跟不认生的狗很像,那样非常可爱的动作让我稍微恢复了一点点精神。我迫不及待一般走到座位那里,跑来教室门口的ヒナ就这样猛地冲了过来,然后不由自主往后踉跄了几步。
   
    
   
 「喂,突然冲过来的话很危险啦~」
   
 「那是因为啊,リサちー给我一种『咻——』的感觉」
   
   
   
心脏格外用力地跳动了一下。ヒナ的表述从来都很直感,经常要花一点时间去理解。但这次不一样了,因为我的胡思乱想实在是过多了。我一边摸着脑袋一边装出平静的样子,不过想必一定被她看穿了吧。当我想着干脆就跟ヒナ分享一下我这苦闷无法释怀的心情时,第一节课的上课铃响了。
   
ヒナ轻捷地松开了我的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结果我只能被迫怀着忧郁的心情上课了。

  

我和友希那因为不在同一个班,所以几乎没有能一起上课的机会。虽然我偶尔也会串班去见她,但友希那来见我的次数少之又少。今天也同样如此。如果我不像这样去友希那所在的教室的话,那直到练习时间都见不到她了吗?
   
我想见友希那。

我究竟是怎么了呢。明明在加入Roselia之前有好几次和友希那几周都没有说话的情况了。只是今天早上短短几分钟没有看到友希那的脸,自己居然就变成了这样的心情什么的。

总觉得自己在无意中变得越来越贪心了。一想着那样的事情,心情就变得越发低落。

负责讲现代文的老师手中的粉笔发出轻快的响声,黑板上的文字逐渐排列成行。我手边的笔记本却全是空白的。现在甚至连认真地抄下板书的气力都没有的我,呆呆地看着黑板上写上去的字。
   
   

「诶?今天请假了?」 

  

休息时间要去下个移动教室合并上课,于是我偷瞄了一下友希那的班级。找到格外引人注目的她并不是什么难事——本应该是这样的。不管环视教室内多少次都找不到友希那的身影,她的桌子旁也没挂着包。和我一起的ヒナ也歪着头偷瞄着。虽然想着可能只是不在座位上而已,但不知为什么内心感到有些躁动不安。

从向路过的同学打听的回答来看,好像是因为发烧所以请假了的样子。这么一说,今天早上的私信也一直没有收到回复,或许是已经睡着了吧。

一这么想之后,现在又开始为友希那的事情担心得不得了。生病的时候谁都会变得不安的,即使是友希那一定也不例外吧。她应该也并不适应感冒之类的,说不定正感到非常难受。端正的面容因受着痛苦而扭曲的样子然后是友希那正受发热之苦的样子浮现在脑海中,我不由自主握紧了手。在这种时候我也许并不能为她做些什么,但想陪伴在友希那身旁这种无药可救的自私,在心中不断地翻涌着。

——是想要给予陪伴吗?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待在友希那的身边。

  
   
 「リサちー,没事吧?脸色不太好哦」

「啊......抱、抱歉」

  

被充斥吵嚷的喧嚣排除在外的我,又被突然响起的铃声「哈」地吓了一跳。垂下眉毛看起来十分担心地看向这边的ヒナ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小狗,好像随时都会过来撒娇的一样。我没事的啦,这样说了并向她露出笑容。虽然ヒナ好像仍有些担心,不过没有再追问什么了。我觉得ヒナ在这种地方真的非常温柔。

其实,我现在好想立刻跑出学校去见友希那。但我很清楚,做这样的事友希那是不会开心的。陷入这无果的纠结使得注意力也无法集中。不安地将上课的内容和食不知味的便当一同咽下,什么也不去想,只是一味地等待着太阳变成橙色、赶快落山。
   

  
度日如年的班会终于结束,处于夕阳映射下路旁林荫树的阴影中的我开始奔跑。今天的练习自然就中止了,变成了自主练习。在结成 Roselia之后的练习,友希那休息还是星探事件发生以来的第一次。本来是为了不让大家感到不安才这样说明的,结果大家正因为是友希那感冒这一点,反而变得更加担心。紗夜个人则表示「一直以来都有劳湊さん了」,想着「这好像是在哪听到过的台词吧」,神色不由得缓和起来。

我们之间的羁绊团结在日益增强,哪怕是只有一个人缺席的话,音色也好心情也好总会觉得好像哪里缺了什么似的。而且能填补那个缺口的,也只有那个人。

  

会被说成是多管闲事吧。不过,即便是那样我也无所谓。

我不想看到那些会让你遭受痛苦的东西。

虽然不能将它们全部剔除,也许连一半左右都不能够为你承担吧。

那支持着大家的温暖的声音、藏在心底对你的思念,就是我现在所拥有的全部。 

   

■■■■
   
   

到家之后,我马上跑上楼梯。不管有多喘不上气,我都没想过应该先去她家玄关那里打个招呼之类的。因为无论何时将我们维系在一起的,是那个阳台。
   
在小学的时候,我和友希那之间是绝对可以被称之为“ 亲友” 的关系。几乎每天都互相去对方的家里,在外面玩得直到满身是泥。在星星非常美丽的夜晚,我会在阳台听友希那唱歌。如果闭上双眼去听,就好像两人一同陷入梦境之中。友希那所给予我的每一天都比宝石盒要更加闪闪发光,我一直把这段时光对待得比任何事物都更加珍惜。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这份膨胀的思念渐渐染上了友希那的颜色,没过多久我便意识到这是恋爱。 但是,要承认这一点却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只要一想到某天可能不能待在友希那身边而变得隐隐作 痛的胸口、以及只因目光交汇就变得悸动的心跳,这些都让我感觉背叛了友希那对我的信赖,只是令我一味地害怕。
   
 想听到那清澈有力的声音对我说,我喜欢你。
   
 我想和你一直都在一起。
   
 这些不协调地共存着却又着实存在的思念,现在已经藏于夕阳下的黑影之中了。
   
 我废了点劲,越过了覆满灰尘的阳台到达对面。敲了几下窗,但并没有得到回应。窗帘是拉上的,里面的情况也完全不清楚。想着该怎么办之后,试着把手搭在窗户上,结果很轻松地打开了。
   
 友希那的房间里,床就是放在窗户旁边的。小时候在没有好好确认的情况下跳进去,有好几次都差点就踩到她了。为了避免踩到也许正熟睡的她之类的事情发生,我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慎重地拉开窗帘。摇曳的窗帘微微带动了空气,扑面而来的是古典玫瑰的香味。这么说来好久都没有进来过友希那的房间了。只是稍微地感觉、有一点紧张。
   
   

「友希那?我进来咯ー......」
   
   
   
 往房间里一看,脸色通红、正闭着眼睛的我最喜欢的人就在那里。为了不让喉咙发痛所以呼吸才这样浅吗,遮住嘴巴的口罩上下小幅摆动,眉头正微微皱着。这样真的可以睡好觉吗?
   
 我的胸口一下子揪紧了。她一定很痛苦吧。真的没有在做可怕的梦吗。为了不吵醒她,我坐到床的一端,趁它的弹簧还没有缩进去就很快地下来了。但是。
   
    
   
 「......リサ?」 
   
 「!ゆ、友希那,抱歉。是我把你吵醒了吗?」
   
   
   
 她湿润的饴糖色的眼睛正看向我这边。 在舞台上能从中感受到耀眼光芒的那眼眸一晃而过,取而代之地却能从某处感觉到幼时她目光中的摇曳。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即便如此也牢牢地吸引住了我的心。

明明没有做什么亏心事,视线却无法移开,而且也找不到可以说的话。在虚弱的友希那面前居然还想这些,真不知我是怎么了。我制止了将什么都没说的我思绪打断、扭动身子想支起上半身的友希那,重新给她盖好快要滑下来的毯子。虽然她露出了「我明明能起来」这样的不满的表情,但脸还是那么红,呼吸也很急促。 
   
   
   
 「还在发热吗?测过了吗?」
   
 「下午的话,还没有 」
   
 「这样啊。知道体温计在哪儿吗?我帮你拿过来哦」

  
   
 友希那指着的橱柜上除了体温计以外,还放了十几瓶运动饮料和感冒药,以及友希那的妈妈写的 信。尽管并没打算偷看,但在取体温计时它还是进入了我的视野。虽然很快地移开了视线,但「爸爸妈妈在下午有事无论如何都得外出」的大概意思以及对不起这句话,我一下子就读取领会到了。
   
 虽然严格,但如此爱女又温柔的两人,一定担心得不得了吧。友希那没生病时堆在这里多得喝不完的运动饮料,也一定是因为惦念她吧。我注意到这让人觉得显得稍微有些笨拙的关爱和她的什么地方很像,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电子音响起,体温计显示的数值超过了三十七度。虽然已经不记得正常的体温是多少,但只要看到现在的友希那,就会觉得她肯定还很痛苦吧。就算不问友希那也知道饭多半是没吃过的样子。这样的话,现在就应该是我出场的时候了。
   
 如果问友希那有没有食欲她肯定会回答没有,所以我在脑海中开始了作战会议——现在友希那能吃的东西究竟有什么呢?是把苹果磨碎了给她吃,还是说熬点粥呢?即便准备这么多,一口气都吃掉 的话胃可能也承受不住,所以还是适量为好。虽然是自己完全熟知的厨房,但还是得避免擅自使用 这里的食材。所以姑且先回家取一下食材吧。
   
 心怀着脑内会议的结果向阳台走去,突然感觉小指上有什么热的东西,让我停下了脚步。我转身一看,那热源来自于友希那的手心。我的小指被她几乎无力地握住,变得更加地、更加地热了。
   
 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就这样传到了耳边。感觉好难为情。 
   
    
   
 「ゆ、友希那?为什——」
   
 「不要走」
   
   

我想要你留在这里,好像说了这样的话。

我的心脏跳动得仿佛要炸裂一般,几乎忘了该怎么呼吸。

肯定是心虚吧,如果冷静思考的话这里明明再没有其他的意思了。好像要被那目不转睛盯着这边看的饴糖色,就这样地吸入其中一般。我的身体被指尖传来的热度弄得躁动不安,如果连自己的心都暴露出来的话,我们之间会变成什么样呢?

夕阳已经拉开了夜幕,我这本应隐藏的恋慕之情却像第一颗星星那般,以淡淡的颜色正微微地闪烁着。
   
   
   
 「ゆ、きな」

  

明明是在叫心爱之人的名字,挤出的声音却轻而嘶哑,而这都花光了我全部的力气。因出汗而变得通红的脸、浅而反复的急促呼吸,都让我变得无法再思考。有一种时钟的秒针似乎比平时的频率走得更慢的错觉。
   
 也许,说不定是只有我的心脏,在很快地率动着。
   
 友希那纤巧的指尖好像不会再放开一般,将我的手抓住。不经意间两人的指尖自然又深深地缠在一起,就像模仿恋人用手心共享体温那样。我的脸颊不由自主地变得发烫。好像只有我心跳如此之快,友希那却像是要确认指尖的触感似的轻柔地移动着手指,总觉得好狡猾。
   
 过了一会儿,停止动作的友希那就这样放任着我们连在一起的手指,温和地微笑了起来。
    
   
   
 「......之前一直想见到リサ」
   
 「......!」
   
 「窗户一开,我就知道了是リサ身上的香味,好高兴」
   
   
     
 「只是过来给你做饭的哦」之类的,已经不可能说得出口了。
   
 脚就像脱力了似的一软,我一下子坐到了床边。当然两人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她像是松了口气的表情令我既舒心又心痒,被感染到的我神色也自然缓和了下来。
   
 能看到友希那这样的神情,一定这个世界上我独享的特权了。对于这一点,我高兴得实在是无法形容。但这份喜悦,是作为「对于友希那像这样去想的话,那就足够了」这点,能够将自己说服的充分的理由罢了。所以其实这是以亲友的身份所流露出的表情。
   
    
   
 「リサ不管什么时候,都陪在我的身边呢」
   
 「那是当然了。因为做过约定嘛」
   
    
   
 所以说没问题哦,这样说了之后,友希那仍带着温柔的笑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尽管她的脸还是有些红,但和我刚来房间时相比,感觉已经相当平和了。在她醒来之前就像这样一直陪伴着她吧。
   
 愿她脸上所能展现出的梦境,就像宝石那样闪闪发亮。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久久地望着友希那的脸,她的呼吸渐渐地变得有规律了。昨晚肯定也完全没睡好吧。如果这之后能稍微打起精神的话就好了呢。
   
 我用空闲的那只手轻轻给她梳理着头发,那银丝就像星尘一般从指缝间悉数滑落下去。柔软的发梢将渗透进窗户的橙色反射得十分耀眼,现在我的眼睛也一定正闪烁着光芒吧。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一直以来友希那给予我的、令人为之倾倒的世界,着实让我雀跃不已。我想将友希那所看到的世界与我的世界相连。所以像这样的、能够待在她身边的如今,明明已经是如此的幸福了。
   
    
   
 「ゆきな」
   
   
   
 为了不让任何人听到,
   
 为了不传达到友希那那里,

我轻轻地、悄悄地,如呓语般编织出了爱着的人的名字。
   
 ——请你就这样,一直陷入沉睡吧。
   
   
   
 「......我喜欢你」

  

没能收回满溢而出的话语而只好把脸深深埋进你的床里这一事,希望你原谅我吧。透过窗帘的缝隙,晚风悄无声息地拂入房间。可以听到远处不知哪里传来下学的铃声。我一边一声两声地数着,一边陷入了美好而天真的梦里。 
   
   

■■■■ 
   
    
   
 星期二这天。往常都会站在房屋前的友希那却不在那里。

那之后的结局是,到 8点左右友希那的妈妈喘不过气地跑回来为止都一直在一起。一发现我在,笑着脱口而出一句「太好了」的友希那妈妈,紧抓我的手看起来笑得更加开心了。虽然那之后的事情就交给她妈妈了,但或许现在友希那身体的状况仍然不太好。

想起昨天的早晨就变得有些无精打采。不过健康的友希那果然才是最好的。正抬头望着暴晒的太阳准备上路的时候,传来了玄关打开的声音。

  

「早上好,リサ」

   

即使是心怀着「真不想起床啊」这种念头的某一天,只要友希那在我身边,我就会变得精神充沛。能和喜欢的人见面,对我来说就是那种程度的原动力。打开门出来的、我最喜欢的人比太阳更加炫目,因喜悦而被烤焦的心重新将心中的引擎发动。

「ゆ、友希那!已经没事了吗?」
   
 「嗯,昨天谢谢你。帮大忙了」
   
 「太好了~!啊,我来帮你拿包吧?你的病又才好——」
   
 「リサ」

咦,好奇怪啊。明明应该已经退烧了。
   
 被抓住的手很热。友希那的脸也,不知为何变红了。
   

   
 「如果不是梦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早晨的太阳光灿烂地倾泻下来,照射着整齐排列着的房屋和喧嚣不断的街道。路旁的林荫树也攒下了满溢的光,发出了令人心情舒畅的沙沙声。——是一个炫目耀眼的好天气。今天就两个人一块儿待在最喜欢的太阳伞之下吧?
   
 要比平时挨得更近的友希那的身影,以及应该早已习惯的通学路,带领着我们进入了不同以往的日常。
   
    
   
    

  
 完
   
      
   
     
   
    
 null

究竟是哪家凑不要脸双人封面最多
这不就是个确定关系→热恋→新婚旅行的过程么
嘻嘻嘻 jpg

Roselia 2章 星4 湊友希那 こぼれ落ちる涙 卡面剧情


很鹅心的リサゆき卡面剧情了(cp眼作祟
标题是「友希那の特製クッキー」
B站av24159478是自己投的录制+中字 获得了油管原录制者的授权 这里放上文本 有兴趣可以去b站看录制
翻译是朋友yukinyaAA帮忙的
  
附带自己的吐槽
我说啊,明明门当户对,一个上学或者敲门就能搞定的事儿为啥非要打电话专门约公园啊,表白现场吗?可以说是非常鹅心了
  
以下文本




-



冰川家
纱夜:首先来切一下巧克力板吧。巧克力碎和原味各一半……切一片应该就够了
友希那:切多大比较好?
纱夜:菜谱上说切大些更好吃……那就5厘米大小吧
友希那:5厘米……大概这样?
纱夜:太大了,再小一点……这样差不多
友希那:看不出来有多大差别……
纱夜:这点细微的差别对于点心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友希那:是吗……?和大家一起做的时候也这样想过……做点心真是累
纱夜:在炼好的黄油里依次放白糖,鸡蛋,低筋面粉。分量我已经量好了,不用担心
友希那:化开黄油之后放砂糖,再继续搅拌……比想象得更加费心思啊
手臂越来越累了……莉莎每次做曲奇都这么辛苦啊……
好了,终于拌匀了。然后是放鸡蛋……
纱夜:……!湊同学,为什么你要拿个新鸡蛋
友希那:为什么?下一个是鸡蛋吧?
纱夜:只放蛋黄而已。蛋黄分离器在这边
友希那:明白了……谢谢纱夜。然后就是低筋面粉了
把这个倒进大碗里……面粉真重啊,手都开始发抖了
纱夜:湊同学!得把碗拿稳了啊……先放下吧,我来拿。我说啊……啊啊……!
勉强算是完成了……
友希那:确实是勉勉强强……
纱夜:是啊……不过我还是很吃惊。湊同学居然突然想做曲奇。是给今井同学的吗?
友希那:本来是想一个人做的。单看菜谱还是不明白,才决定来拜托纱夜
纱夜在这之前给全员都做了曲奇吧?所以我想肯定很可靠
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
纱夜:就是大吃一惊。放在以前,湊同学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
友希那: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多亏了你,还有大家我才有这么大的变化。得好好向大家道谢
纱夜:没必要道谢什么的。这次的事情彼此彼此
只要在今后的乐队活动上做好自己就行。至少我是这样打算的
友希那:是呢……那就这样吧。谢谢纱夜
纱夜:没什么……差不多该去今井同学那里了吧?太迟也不好
友希那:是啊。纱夜,今天非常感谢你。我先走了
纱夜:嗯,练习时见
得在日菜回来之前收拾一下回房间……见到她的话,肯定又会那样说
“姐姐,你看起来很开心诶~!有什么好事吗~!”

公园
莉莎:突然打电话过来真是吓到我了。还特意把我叫来公园,怎么了?
友希那:不是。也没什么大事……
莉莎,请收下这个
莉莎:嗯?哇,好可爱的包装。不过怎么看都是手制曲奇啊?难道说是友希那做的吗
友希那:嗯。不过拜托了纱夜帮忙……应该算不上“我做的”吧
莉莎:诶—?请纱夜帮忙!?为什么不叫我呢!
……呃。因为是要给我的所以不行啊!哈哈
谢谢你友希那。好开心啊!可以现在吃吗
友希那:可以……但是我没什么自信
莉莎:没关系啦!那么,我开动了~
嗯~!不错不错。而且味道也……唔……
嗯……?好吃是好吃。但是总觉得有青菜的味道……
友希那:……!不愧是莉莎,吃一口就知道了
想着对身体有好处,我加了点青汁进去(绿叶蔬菜榨汁
莉莎:咕。青汁!?原来如此……怪不得觉得很奇怪
青汁啊……开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或许会吃上瘾呢
嗯!之前都没试过这个味道的,真的好好吃啊
吃一个就还想再吃……味道诚然有点怪,但还是想吃……不会吧!感觉能解决掉很多—!
友希那:是,是吗?这么夸张?
莉莎:嗯!甚至感觉很懊悔啊,在曲奇里加青汁什么的想都没想过
友希那:太夸张啦,莉莎
莉莎:才不夸张呢!友希那,把这个曲奇的做法告诉我吧